第十一回 七夕的再會


這集看完好有fu
最近衛生紙漲價,偏偏眼淚又特別多 >"<

忠敬這個廣播電台把篤姬要成為御台所的事告訴尚五郎
心煩意亂的尚五郎跑去小松家想找老師商量
偏偏湊巧西鄉跟大久保送來了剛釣的魷魚 XD
剛好阿近也進來,讓尚五郎更難把話說出口
小松清猶趁此邀請眾人一起聞香
因為七夕快到了,阿近準備了相應的聞香遊戲
要在七種香氣當中猜出牛郎彥星與織女織姬之香的「星合香」
兩個都猜中的話,七夕便是一片晴朗
如果只猜中彥星,清晨就會有雨
如果只猜中織姬,傍晚就會有雨
要是兩者都沒猜中的話,據說七夕整日會下著傾盆大雨
這是一種占卜人與人之間姻緣的聞香遊戲

第一次聞香的大久保跟西鄉全都猜對
反而尚五郎兩個種香氣都猜錯 #(┬_┬)
被小松說七夕牛郎和織女無法相見,會下著傾盆大雨
尚五郎就不顧一切的說他想去江戶

之後果然下起了雨,
我好喜歡尚五郎一個人若有所思,撐著紙傘走在石階上的畫面
苦惱憂鬱風格的瑛太也很吸引人呢 :P

尚五郎要被召入城中,他父親阻止他去,怕他因為跟身分低下的人來往而受罰
尚五郎不聽急急地出門,他爸大叫真是莫名的有喜感 XD

齊彬把尚五郎叫進城中,原來是小松跟他說了想去江戶的事情
順便問了對於美國船艦的看法以及西鄉和大久保這些人
齊彬說希望透過尚五郎來了解聆聽低下階級的聲音
尚五郎問了大久保被流放荒島的父親不知何時能赦免
齊彬回答有人也問過同樣的問題,尚五郎馬上猜到一定是篤姬問的
小松順勢說於一和尚五郎的感情相當不錯,齊彬馬上就讓篤姬來見他

篤姬一聽是尚五郎來了,手上的花都來不及放下就急急忙忙地衝去
瑛太一看到篤姬被驚嚇的表情超好笑 XDDDD

篤姬問尚五郎"你還好嗎?讓我好好看看你的臉啊"
光是這兩句,就讓我淚水要奪眶而出,可以感受到兩個人有多久沒見面了
久別重逢的興奮及喜悅完全溢於言表

篤姬趁此向齊彬提出要求,希望可以跟尚五郎下一盤棋
這盤棋應該也是最後一次了吧 T______T
齊彬還很好心的把其他人全部帶走,留給兩人獨處的空間
幾島走後,篤姬跟尚五郎撒嬌兼抱怨的說幾島很恐怖的表情超可愛 >Q<
尚五郎一臉憐憫但也不能怎樣的表情也好可愛 >////<

篤姬說了即將去江戶成為御台所的事,尚五郎說他已經知道了
她對於自己能否勝任御台所似乎沒信心,尚五郎很堅定地回答她一定能勝任的
讓篤姬覺得很不可思議,聽尚五郎一說後安心了不少
最後還把今和泉家和薩摩託付給他

這盤棋的結局是篤姬贏了
齊彬問她對於尚五郎是否曾並非作為朋友,而是作為男人看待過他呢?

篤姬也真的從頭遲鈍到底的沒發現尚五郎喜歡她,
連齊彬都看出了尚五郎的感情,沒想到篤姬以為尚五郎也應該抱著相同的看法
無奈這一切早就是註定好的結局,就算當初尚五郎告白了似乎也沒用>______<


篤姬出發到江戶的日期確定,剩下一個多月的時間
在出發的宴席上總算能見到今和泉父母最後一面了

下集一樣衛生紙要先準備好 >"<

 

創作者介紹

徜徉在日劇世界裡的真實風景

Ne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