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真是一部很有深度也很有難度的戲,
光是看男女主角的內心戲就相當有意思,
而且也不是隨隨便便找一個演員就能詮釋這種角色。

編劇透過描述受害者與加害者家庭的情況,
來反覆辯證究竟彼此雙方要如何找一個可以生存下去的平衡點,
相信這世上,如果可以選擇,不會有人想成為受害者或加害者的家屬。

洋貴在上集爆發了對妹妹的思念後,有種從封閉世界裡漸漸甦醒的感覺,
深深瞭解父親的痛苦後,卻仍舊無法與母親溝通,
原來在母親和弟弟處的那個家,自己徹頭徹尾都是個外人。
在森林裡聽雙葉叨叨絮絮地說有多喜歡哥哥,
忍不住爆發了自己的怒意,掐著雙葉的脖子想讓她也有同樣的經歷,
雙葉說請動手吧,全日本的人都希望他們家以死謝罪,
這樣的回答讓洋貴愣住了,一命抵一命的想法,只會讓雙方更陷永無止盡的地獄中。
瑛太這段爆氣的演出,讓人整個被震懾在螢幕之前,
默默的雞皮疙瘩掉滿了滿地....

雙葉除了外表看起來柔弱、神經質外,感覺還有點病態的戀兄情結,
果然上集才會對洋貴說,不管哥哥對妹妹冷淡了一千次,只要一次對妹妹好,
妹妹就會永遠記得那一次的好。
雙葉一廂情願又自我安慰式的抱著文哉也許是被冤枉的想法,
還在寫給文哉的信中,盡描述一些家人美滿幸福的假象。
這種一方面明知哥哥有過謀殺自己的意圖,還可能再度殺人,
一方面卻又希望哥哥早日回到身邊,真是扭曲又自虐啊 >"<
直到在事發地點發現了紅色的虞美人花叢,再也忍不住崩潰大哭,
自欺欺人的堅稱原來脆弱得如此不堪一擊....

洋貴在幾次與雙葉互動接觸的過程中,
其實已經漸漸能去體會加害者家屬的感受,即使他還無法完全釋懷,
洋貴原先是想把雙葉當成仇人一樣,但這樣對於自己的內心並不會比較好受,
他主動邀雙葉一起去夏日祭,是因為他無法把雙葉當成仇人一樣去恨她。
15年來,深見家沒有新年、女兒節、七夕、聖誕節跟任何的生日,
遠山(三崎)家的所面臨的狀況,相信也好不到哪裡去,
就連去年世界盃中日本進球,對於他們來說似乎也是無關自身的事,
這點在雙方來說都是一樣的,幾乎沒有變化過,
雖然分別是受害者和加害者的家屬,
洋貴問說「我們」是否以後還會有那種舉臂歡呼勝利的感覺呢?
這個「我們」所代表的意義有多麼不容易,又是多麼感人的深遠....
像是凍僵的身體裡,有一股暖流流過,不只溫暖了心,更解救了生命,
正是因為這樣,而逐漸看到了生存的希望。

PS.這集換了新片頭,而且是擺脫假髮的某太,這不是帥多了嗎 >/////<
   上一集還在扼腕拍了那麼美的片頭,為何某太的髮型要跟流浪漢一樣呢XD
   這個劇組真是太得我心了!!! (大拇指)

, ,
創作者介紹

徜徉在日劇世界裡的真實風景

Ne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